沅止

吴邪盗墓铁三角嫩牛五方是一生信仰
主嗑邪受庚昀
主受纯食洁癖宁拆不逆
雷点不多,一点即炸
原耽cp攻受对我来说就很重要,对家有多远离多远,谁理你一套套的真爱不分攻受
自己杂食别质疑别人纯食,一己爱憎,勿施于人
翻车走微博停车场@沅止wx
谨慎关注,满脑子黄色废料
莫白嫖

【长顾】天鹅湖

沙雕敷衍的综合成人童话故事

ooc炸裂


天鹅湖


大梁最北的地方是一个名叫雁回的小镇,镇子不远的地方有个大湖,水草丰茂,风景秀美,年年春天都有候鸟回来居住繁衍。

长庚王子骑着马来到湖边。他独自外出打猎,刚刚搭箭射落了一只飞鸟,正在寻找他的猎物。

笼罩一层薄雾的湖面静悄悄,一只凫水的野禽都没看到。长庚王子一路走一路找,一直走到了大湖西边齐人高的芦苇丛中。

所有的天鹅都在这里。它们无一例外伸展开了宽大的双翅,修长优雅的颈子微微后曲着,对着王子做出警戒并准备攻击的姿态。

王子放下手中的弓箭,又解下腰间的佩刀。他看到它们似乎牢牢地护着什么东西,空气中有一丝湿润的血腥味。

天鹅们中间传出几声男人的咳嗽。这...

第一次参本感谢能带我玩,主催兔老师辛苦辽!本子真的很美丽!

Solknv-Cleary:

#这是一条无料本宣暨CP23摊宣#

Priest原著《杀破狼》同人文集《定风波》,首发CP23-Day2。

历经半载终于诞生,感谢各位staff的付出!

参本文手   @沅止    @江月何曾皱眉    @冬咚锵  (按照篇目顺序排列)

封图绘师  @惊蛰子   拉页绘师  @之所舣...

【长顾】太始年间遗事(十二)

太懒了,拖了好久……

au原作abo

太始年间遗事

十二 送酒

从迎头凄风苦雨,大雕东倒西歪晃悠过了江,坠毁成一摊烟气冲天的破铜烂铁,又正好落进敌寇地盘时起,便预兆了南行必定是一场变故横生的硬仗。
匪窝里历经一波三折,最终快刀收拾了江北杨荣桂党羽搅出的一团乱麻。若非雁王自己身受重伤险些没命,倒真算得上塞翁失马,因祸得福。
徐令坐在江北大营的一处军帐里,泡过热水换了干衣,捧着手中一杯清茶啜了两口,才慢半拍地发起抖来。
九死一生的险境放在别人身上指不定一辈子也遇不上一次,隆安年间却总像热闹过头,仿佛没看黄历冲撞了北斗宫各路神仙,天灾人祸赶集似的蜂拥而至。在那人力不可控的庞然大物一视同仁底下...

买到了买到了上一条删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场搞狼

试阅=w=仅参考,以实物(正文)为准

我先押六宣


-江湖夜雨-:

试阅来啦!


安娜与国王w:



试阅!!!!!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天已经很冷了,没开始供暖。



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松针是绿的,却仿佛没了鲜活气,只留下了...

“啪。”

很轻的一声响,他摁下打火机,一丛狼毫形状的火焰长长地蹿出金属壳,蘸满燃油些微刺鼻清香的笔尖随风摇曳,描亮他宽帽檐下的一双眼睛。
也像锋利的刀尖,轻轻刮去这夜里浓厚的黑暗,露出底下隐藏的两颗燧石,剐蹭间打起蓬勃朦胧的光。
那一小朵光和深冬同样凛冽,有些刺人。
他的手拢过来挡风,筋骨修长,指节突出而棱角分明。就着面前另只他人的手点起双唇中衔的一支烟。
烟丝与空气接触的一端燃烧,呈现出深冬里珍贵又富有热量的橙红。光晕映照,苍白的颧骨抹上层云环烟绕的暖色调,不很分明。
他抽了一口,刺激性的烟碱和燥冷的空气凝合成见血却柔软的利剑涌入肺里,冷冻僵硬的末梢瞬间苏醒,传达来无形钝痛。
裹在厚重毛呢...

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老坑中反复横跳,我又要吹游戏王吹暗表了😭😭😭
复习发现多玛篇的王不断地在迷惘质疑自我,思考自己复活的意义,因为内心动摇被敌方洗脑采用了谁用谁输奥利哈刚。尤其输掉aibo之后相当于没有了引导支持他的支柱,在战斗中各种失控甚至出现鞭尸名场面,找回老婆之后则瞬间斗志爆炸毫不动摇,中二病爆发要包容整个星球的黑暗,你醒醒你只是古埃及的法老王!!
原来王负责花式口胡洗脑演讲,王妃负责当王心灵导师各种鼓励明灯,简直神级adc和全能辅助最佳组合😭😭😭不同之处在于离了王aibo自己可a可辅,才是心灵最强大的人,aibo他真可爱呜呜呜
渣王大猪蹄子的叫法果然不是冤枉,184话对aibo说出...

入坑以来陪伴七个月的第三季完结,等待28中单曲循环月若流金,泪眼模糊着琢磨老生常谈这个词。


愿一世与君,老生常谈。


我想和你携手,去看看这世间的万千红软、日升月沉。我们相守一生,到垂垂老矣之时,坐在家里的一方青瓦屋檐下,阶下暮雪皑皑,帘内红泥炉火,煮酒烹茶。一人手里捂着一个烤熟的地瓜,剥开皮便甜香盈室。

冰河铁马远梦去,从此岁月不倥偬。

我们俩肩抵着肩,耳鬓厮磨,有一搭没一搭地,悄悄说些这许多年来谈论的平凡旧话,不过是些家长里短,却谁都听不厌。

许给你的私愿,一言九鼎,此生必践。

© 沅止 | Powered by LOFTER